写作素材20210605新闻周刊文字整理

本周一,六一儿童节前一天,中央政治局审议关于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决定,提出实施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三个子女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看到这条新闻,想到前不久公布的人口普查的相关数据,政策的出台不意外,但在我看来,这个政策的重点不仅仅是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三个子女,更重要的是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这意味着我们彻底完成了从限制生育到建立友善的生育环境,甚至可以叫鼓励生育的方向的转变。当然,可以生育第三个子女不意味着大家都会选择生第三个孩,但相关的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却可能使越来越多的人愿意要孩子,甚至要两个孩子作为很多家庭的标配,当然这也取决于我们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的力度、速度,还有温度。如我们有没有可能开始研判并且实施学前三年,也就是大家说的幼儿园时间,正式走入义务教育阶段,而等将来条件成熟,再将高中三年纳入义务教育阶段,这对于相当多想要孩子的父母来说,是真的能帮上很大的忙的事。

这周有六一儿童节,我的同事在各地采访的时候发现,这一天很多学校都把体育活动作为儿童节的重头戏,体育在学校越来越受重视,这是大好事,上周北京市教委发布了一份通知,要求全市中小学校每天要统一安排30分钟的大课间体育活动,也就是把一次十分钟的课间休息变成了30分钟的课间体育活动。而就在前不久的四月底,教育部发出文件,要求中小学校每天统一安排30分钟的大课间体育活动,更不要说还有很多刚性的对中小学体育课的要求。除了体育课,大课间的体育活动也来了,体育老师够吗?家长高兴吗?安全怎么保障?《新闻周刊》本周视点关注:怎样更好的以体育人?

在仅有15Mx9M的场地上,一场篮球赛正式打响。一天中,三到六年级共有四场比赛进行,犹如微型篮球常规赛,炎炎夏日到来前再进行类似季后赛比赛,决出冠亚军。足球也有类似的比赛安排。

2021年6月3日,北京师范大学实验小学,一场篮球赛即将开打,仪式感还是要讲究的。

北京师范大学实验小学校长 吴建民:我们从2000年下半年就开始做了,慢慢慢慢把大课间活动延长,每天中午孩子用完餐,12点20分,基本上所有的孩子,我们鼓励要到操场上去。我们放到了下午1点钟,像我们所说的教会、勤练这可能好办,但是常赛可不是老师个体、家长个体能完成的,常赛这就要做顶层设计,更多以比赛过程中,来去促进我日常练习、技能提高。

5月24日,北京市教委发布《通知》,要求全市中小学校每天要统一安排30分钟大课间体育活动,没有体育课的当天,要安排不少于45分钟的课外体育锻炼。吴建民对这样的要求有着长期的准备和探索。

北京师范大学实验小学校长 吴建民:我的常赛是指的校内常赛,而不是说派出一个校的代表队去拿个什么名次。我们的足球联赛,每一个班里面男生队报名,女生队报名的人数,加起来快到一个班的人数了,少数几个孩子实在有些特殊情况,可以当文字小记者、摄影小记者,都有岗位。上半场上场的孩子,下半场不能上,所以说就逼着每一个孩子,要在赛场上要去参加这一个比赛,这才叫常赛的价值。

多年来,他发现学生中感冒、小胖墩小眼镜少了,而他所遇到的家长也能容忍学生活动中的磕碰,甚至骨折等意外伤情,只要及时处理家长都能理解,这都给吴建民的体育探索增加了底气。走访中记者注意到,学校一面墙上的大尺寸学生肖像格外醒目,这是一定时间内学习和体育上的双优生。

北京师范大学实验小学校长 吴建民:如果学习成绩不行,你就不能进校队。也就是说必须要是一个良性循环,你学习要好,你在体育方面也要好。我们已经要求要在一节课40分钟里面,要把本节课内容基本上,要孩子们全要掌握。孩子们的作业,尽量要在学校内都要完成,不能说由于锻炼去把学业整个降低了。

北京师范大学实验小学校长 吴建民:我们的比赛都是由老师做裁判,有时候你错判、漏判,孩子们这时候就在下边说黑哨黑哨,我觉得能不能让孩子去参与,他自己做执法者,他就更好地去理解什么叫公平公正。

在吴建民看来,体育活动完全可以对学习形成正向反馈,还能学到文化课之外的东西。

北京师范大学实验小学校长 吴建民:通过比赛过程中,孩子们的团队精神、团队意识培养,包括怎么样正确对待输赢,怎么样尊重规则,实际上更多是在我们心理的变化,实际上就是两个字,身、心,一个是身体变化,一个就是心理变化。

浙江大学心理与行为科学系教授 何洁 :心理学里面有一个著名的心理学家,叫皮亚杰,他认为我们这个儿童在认识世界的时候,他更多是通过一些动作来了解世界的,来促进他全脑开发的。中小学生他是处在树立他的一个人格,非常重要的阶段,这个时候如果他的运动比较棒,或者他其它方面有一些才能的话,他也会变得比较有自信心,这个对他将来身心发展,肯定是有好处的。

正在测试学生跑速的老师其实是一位数学老师。吴建民发现,要满足国家越来越多对学生活动课时的硬性要求,现有的师资无法满足。

北京师范大学实验小学校长 吴建民:我们现在有十位体育老师,已经比别的学校要多了好多了,但是由于每个班要每天一节体育课的线节体育课。非体育老师,我们的数学老师、英语老师来上体育课,那么他们上又不专业,就必须要有前期培训。像这个也只是应急的方式,更多的我觉得还是要想办法,要找到相对专业的人员,来去教体育课。

专业体育教师是师资中的香饽饽,因体育活动付出很大,学校给其较高工资,用吴建民的话说,他们的待遇甚至比一些学校管理层还要高。除了师资,寸土寸金的学校还得解决常赛中的场地短缺问题。

北京师范大学实验小学校长 吴建民:你像我们足球场,也就是200米田径场中间有一个小足球场。你像篮球我们只有两个篮球场地,还有各种年级队呢怎么办?所以这时候只能是优化操场边上,我设了一组篮球架,就是充分利用现有狭小空间,尽量提供一些给孩子练习、学习的条件。

眼下,他担心学生的体育活动时长,到了中学因学习而“跳水”式下跌,这让如今的体育活动更像是面向未来的体质基础储备,因此,除了硬性规定,他希望家庭、社会也参与进来,共同保证体育活动的时间。

如何让体育更好地走进中小学生的生活?其实还有很多的障碍需要排除,随着人们观念的改变,上体育课影响学习,慢慢就站不住脚了,但是体育活动多了,安全如何最大程度地保障,相信这也是很多学校不太热心搞很多体育项目的内在焦虑所在,也是很多家长的担心,但该怎么破题?

一周四次,思进小学曲棍球队都会例行训练。两年前,在社会力量的支持下,这所打工子弟小学从上海聘请了专业的曲棍球教练,让孩子们得以接触这项充满趣味的运动项目。

上海女子曲棍球队退役运动员 陈巧凤:我叫陈巧凤,我之前是一名曲棍球运动员。然后2016年退下来的,现在可能就是以朋友的心态在去教他们,让他们换一种心态来玩曲棍球,毕竟其实学习已经很累了。来我这儿,我就想让他们开心就好了,就像朋友一样,有时候我又很严厉。我会告诉他们,你们在对抗的时候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也要保护好身边小伙伴,你把他打伤了你自己心里面也很难受。

在三至六年级的小学生间开展曲棍球运动,安全风险一直让学校担心。面对实木的球棍、坚硬的球体,陈巧凤更注重专业护具的佩戴,有了护具,孩子们也能更安全地活跃在球场上。

学生家长 陈明洪:任何运动都会有一点危险的,不可能完全避免,你要做运动的话这个东西是避免不了的。但是让他长期运动对身体也是有好处的,一是说对于锻炼身体,二是团队意识、协同作战,三是让他有一个积极性。

一方面,学生家长看到了体育活动给孩子成长带来的帮助,另一方面,家长也深知安全隐患难以避免。对此,学校除了按规定购买商业保险外,还在每位学生入学前,就主动告知家长,开展体育活动的理念和潜在安全风险。

思进小学常务副校长 汪仁真:我们在开展体育运动的过程当中,最怕的就是出现学生意外伤害,那么比这更怕的就是学生意外伤害出现以后,不走正规的法律途径去解决,以前出现“校闹”这些问题。那么我们拟定了一个学生体育运动风险告家长书,有这样一个告知书,主要起到的作用就是引导家长,万一发生意外伤害了首先跟学校协商,第二个更重要的就是,根据法律法规走正常的途径去解决。

思进小学鼓励学生在课间走上操场,真正地运动起来,为了减少追逐打闹可能产生的伤害,学校对老师进行了急救知识培训,并在课间轮流值守,一旦出现安全问题便能及时处理。

思进小学常务副校长 汪仁真:奔跑、相互玩耍这是完全可以的,一个是因为孩子的天性,第二个现在我们发现一个现象,以前也干过,就是把孩子放在教室里。但是我们发现很多孩子就成了小胖墩,而且包括现在很多孩子心理有问题,那么我们是通过这种运动让孩子出汗,把一些不良情绪散发掉。

事实上,教育部曾指出,体育教学需要做到教会、勤练和常赛,思进小学的做法顺应了教育部的改革方向。无论是足球、篮球,还是更为小众的曲棍球、棍网球,学校主推此类体育运动,也是看到其趣味性和竞技性对孩子成长带来的益处。

思进小学常务副校长 汪仁真:接下来我们可能组织我们的曲棍球队到兰州进行全国性比赛。对于我们孩子来说这样一次比赛,可能比在课堂上说教,对他带来的影响大很多。这是在日常教育教学课堂上学不到的,更多是在社会实践过程当中,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他的安全,因为这个是以前我们没有碰到过的,那么怎么去解决,这些困难都是随着时间发展和学校发展一步步出现的。

最近,思进小学收到了今年全国青少年曲棍球锦标赛的邀请,面对这场两个月后将在兰州举行的比赛,经费来源、安全风险,对思进小学来说都是挑战。其实对大多数学校而言,安全问题也容易成为缩减非必要体育活动的理由,让风险不再成为学校开展体育活动的绊脚石,还需要进一步的制度创新,让责任方减少不必要的担忧。

浙江湖州南浔区教育局副局长 陆国强:开展体育运动之后,就产生的安全事故,这个我觉得还是一个伪命题,不要说没有体育运动,就是学校里面一点不搞体育运动,它也会产生安全的问题。第一个就是还是要加强学生对安全意识的教育,第二个的话是给每位学生都购买了意外保险,我们从制度上是这么保证的,我们学校应该是没有后顾之忧的。

几年前在全国政协举行的双周座谈会上,针对如何更好地促进以体育人,我在发言的时候,除了全社会免费或低收费体育场地的建设之外,还特别强调了校园内由国家购买强制运动保险的建议,花不了太多钱,却能让学校和家长双双松绑,何乐而不为?就在那次发言中,我还建议,能不能国家以购买服务的方式,鼓励很多的退役运动员走进学校兼职教练或体育老师?那么到了今天,当初的这一个建议有没有落地的可能?

本周二上午,浙江南浔思进小学进行的这堂篮球体育课,或许与人们印象中的体育课有所不同,体育老师担任的只是助教的角色,承担主要教学的是一位来自南浔区篮协的专业青少年教练。

浙江省湖州市区篮球协会 教练梁仕伟:我有国家小篮球一级培训证书,还有社会三级篮球指导员证书,因为我觉得相对来说,我比他们体育老师更专业一点,我更能够调动学生的积极性,跟他对篮球的爱好,对小孩子还是以游戏为主导来引导他们。

梁教练从事青少年培训已有多年,低年级小学生大多还不太会投篮和上篮,很难体会到比赛的乐趣,因此需要教学上兼顾专业性和娱乐性。在梁教练开始任教后,篮球课再也不像从前一样枯燥无味,成了孩子们最喜欢的课程,对此有19年教龄的体育老师陈老师深有体会。

思进小学体育教研组组长 陈仿喜:以前的篮球课我就教一些比较简单的运球、运球上篮或者投篮,好像都是放羊形式。 专业教练来了之后,用一种更专业的、更先进的模式来教孩子,让每个孩子都动起来,气氛是相当浓的。

在基础性训练后,梁教练根据学生们的基础不同分组进行教学。虽然会对校队成员进行难度更高的教学,但对其他学生也会一视同仁地进行专业训练。每个孩子都有免费接受专业训练和参加体育竞赛的权利,这是思进小学引入专业教练进课堂时的初衷,学校称之为“普惠式体育课”,简称“普课”。

思进小学校长 郑旭:以前我们的概念可能是得学校的专业队才能够进行专业训练,其实把它全面铺开的门槛,除了资金以外并不是很大,专业的体育教练教授的专业体育教育,能够把它普惠化,让全校所有的孩子都能够享受,我们希望他从零起步的时候,就是正规的、专业的,有系统的体育教育。

思进小学是一所以外来务工者子女为主要生源的民办小学,学生流动性比较大,文化课成绩并不突出。校长郑旭曾留学美国斯坦福大学,两年前,在一家基金会的帮助下,他决定将体育作为办学特色。两年下来,运动的热情在校园里点燃,每天从早到晚,操场上都有孩子们的欢笑声、呐喊声,孩子们的内心也被运动的阳光照亮了。

思进小学校长 郑旭:这些孩子很多来自于农村大山,我们打引号的话,说他们的“野性”更足一些,所以像以前他们更多是无处去释放他们的能量。现在有了专业的设施设备,而且还有了更专业的引导,就是说你去挥洒你的汗水、释放你的能量,是通过更专业的、更有系统的体育运动去释放的时候,他们就玩得更加开心和畅快了。

思进小学目前发展的体育项目,除了篮球、足球,还有比较小众的曲棍球和棍网球,依靠的都是校外教练员和退役运动员,加起来共有十几位,全部通过学校购买第三方服务的形式实现,这就弥补了体育教师数量不足和技能薄弱的缺陷。在北京师范大学实验小学,吴建民校长也早有类似的打算,但他认为政策的最后一公里仍需打通。

北京师范大学实验小学校长 吴建民:我在想下个学期我们准备要开展这项工作了,就是把这些专业运动员或者已经退役的运动员,让他进入学校里面。按照法律规定,学校里面要进行教学的人员,必须要有教师资格证,那么将来的实践我觉得要从政府部门怎么样去想办法,要打通这样一个环节。

浙江省湖州市南浔区教育局副局长陆国强:那么像这种情况,我们采用的方法是怎么样呢?就是你在思进学校看到的,为什么要本土本校老师要配进去,实际上本土本校的老师,还是起到的一个管理的作用。我们在其它一些课里面也是采用这个方法的,所以我们不担心这个课不能执行国家课程的意志。

教育部早在去年8月就发调,要畅通优秀退役运动员、教练员进入学校兼任、担任体育教师的渠道,但没有教师证的他们以什么身份上岗,还需要政策进一步明确。而对思进小学来说,经费不足则是最大的难点,聘请十几位校外教练一年下来得花费二三十万,常常需要要去周边的企业募捐来凑钱。这一普遍性难题如何化解,也许需要政府、学校和社会形成合力。

思进小学校长 郑旭:就是没有一笔资金是专门用来校园体育发展的,更多的是学校在大的资金池子里面去匀一些,或者是向社会去募集。我们是希望有一个专项的,专门针对校园体育发展的这么一个资金。

浙江省湖州市南浔区教育局副局长陆国强:政府只能是起主导地位或者主体的,而且我们更多的资金投向的话,更多投向什么,就是学校普及性的体育我可能更多投一点,小众化的项目,可能要更多地依托于社会力量了。

最近几年我们《新闻周刊》栏目关注校园体育的次数非常多,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以体育人的重要性,如果仅仅关注身体健康,这只是体育的一个基础功能,但透过体育,让一个人综合地得以成长,恢复体育的育人性,才是真正的关键。但愿这种共识在全社会更快速的形成。

四千五百元的针剂竟是由盐水、维生素和麻醉用药组成。推理作家紫金陈连续在社交平台发文,称其在医院就医时为推一件不靠谱项目,经过治疗没缓解,却加重他对注射药物产生疑问,呼吁医疗部门介入监督,希望弄相。本周一,紫金陈所就医医院被罚款三点五万元,为其治疗的医生被暂停职业资格三个月。面对大众指责其以影响力维权,紫金陈表示,使用影响力并非经济诉求,众人是否皆有影响力才最为重要,如有赔偿将捐慈善机构。

一婴儿在下车时坠落到铁轨区域,正当众人一筹莫展时,李俊杰终于从地铁车厢与站台之间的狭窄缝隙下到了铁轨区域,找寻着刚刚掉下来的婴儿。本周日,乘车回家的李俊杰发现一位母亲下车时不慎导致婴儿坠落,他立即挺身而出,与地铁工作人员合力施救,成功救出婴儿后默默乘车离开。本周一,李俊杰对救人时是否考虑过自己的安危这一点表示没有时间思考,因为他也是一名父亲。

户外穿越如今被越来越多的人所喜欢。五一假期,黄浦江和三名驴友结伴进行户外穿越,到达穿越地点第二天它因大雾天气与队友走散失联,警方随即展开救援,却始终未发现其踪迹。由于秦岭一带线路险峻、气候多变,搜救工作开展困难的同时,也意味着黄浦江面临危险的机率大大增加。本周二,穿越失联二十七天后,驴友黄浦江因失温和内伤确认不幸遇难。而这样穿越旅游的驴友仅在五一长假期间,警方就已救出二十名。户外爱好可以有,专业、训练不可少,更要量力而行。

手提馒头,怀抱大容量矿泉水,配合迷离的眼神,蓬松的头发,视频中的韦东奕与众人眼中严肃认真、文质彬彬的教授形象产生了强烈的对比。本周二随着北大助理教授韦东奕采访走红,走红的还有他那让人惊叹佩服的内在成绩。两届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满分,华罗庚金奖等众多奖项获得者,更是拥有着其名字命名的为韦东奕不等式。然而面对自己的走红后,韦东奕表示很奇怪。韦东奕所在院系回应,他的成绩源于不受打扰的学习工作。青年学者需要安静的治学环境。

看本期人物回顾想到一个词儿,回归,两个月大的婴儿掉到。地铁站台下的,如果不是那个小伙子的帮助,回归正常的生活轨迹就会变得非常难。这也提醒很多带孩子的大人,一定要把孩子固定的安全一些,免得出意外。化名黄浦江的失联驴友再也无法回归生活了。他的不幸遇难也再次提醒无论是个体还是有的赛事的主办方,一定要把安全牢牢地放在第一位,出发不是重点,安全的回归才是。至于北大的那位数学天才一不注意在互联网上火了,可接下来我们还是让他回归到他最熟悉的状态当中去吧。

刘晏辰:15.8(糖度)昨天那场大雨其实对塘沽的影响特别大,可能至少要低两到三度,等我们长度到十八度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开始采摘了。如果下一场雨,对于我们灌溉这个方面,我们可能能省几万块钱。但是呢在这个果子成熟期,如果下雨它就不是一件好事儿。

六月是云南葡萄的收获季节,本周原本是刘晏辰预计收获第一批青提葡萄的日子,但因为大采摘不得不推迟半个月,这意味着将错失葡萄上市的第一波行情。

刘晏辰:云南它是一个葡萄成熟上市时间最早的一个区域,很多果商他会为了抢这一波早的市场的行情、价格,他们就会提早采摘。呃但是我们家不会不顾它的口感提前采摘,我们一定。是要等到这个葡萄它自然成熟到糖度在十八度以上。

十八度是国内出价高、要求严苛的葡萄采购群体的收获标准之一。作为一名九零后返乡新农人,她希望自己种的葡萄每一颗都是口感芬芳。为了一颗理想中的葡萄,她足足花了七年时间在现实的泥塘里摸爬滚打。

刘晏辰:我在北京农学院读的大学,大三我回来云南之后,我来这儿来看我爸。正好那天我们来的时候下大雨,臭臭的泥水就倒灌进那个房间,我爸就生活在那样的环境里。看着那个时候,我真的没有办法再说我要想在北京,我要有自己更好的发展。那个时候我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我要回来。

从北京农学院管理系毕业后选择回家乡云南种葡萄,刘晏辰和父亲承包了几千亩土地,种植了不同的品种,其中将近四分之一的土地被用来种植一种名叫阳光玫瑰的青提葡萄。而正是因为曾品尝过这种美味的葡萄,她有了想要种出生态美味葡萄的想法。或许是刚从学校毕业,刘晏辰几乎用一种以你想法的方式大面积种植。

刘晏辰:从种植的第一天开始,我们没有用过一滴除草剂,我们全部都是用人工来进行手除草。等除掉的这些草它同时又覆盖在这个地表,它就会变成一个特别好的天然的肥料。未来我们能给它做成一个真正的循环农业,它有自己的生态小系统。原先我们有很多鸡呀、鸭呀、鹅呀,它们在自由的漫步。

天津农学院博士生导师 田淑芬:她这个资质很好,在大城市很容易这个找一个很好的工作,也是不怕苦、不怕累。所以晏辰呢也是在这一点上也是叫我非常感动的,基本上是有需要就来,再一个是嗯根据这个葡萄的生长的季节过来,所以呢这个来的次数也也记不清多少次了。

刘晏辰的葡萄园位于云南弥勒市,这里是高原葡萄的重要产区,但葡萄园之前是石头遍地的荒山,想种出甜葡萄,田老师教刘晏辰通过施用生态肥料改良土壤,让原本的石头遍地变成葡萄们愿意落地生长的地方。

天津农学院博士生导师 田淑芬:你这个园呢今年主要就是预防白血病,它的那个病原菌素比去年要高一高高一大块,所以今天给你做好了预防。

每次到访刘晏辰的葡萄园,田老师总能提前预判诸多潜在的问题,解决了人为可以干预的风险。但农业种植摆脱不了靠天吃饭,几次天灾让刘晏辰的葡萄种植备受打击。

刘晏辰:二零一四年,我们遇到了连续两场嗯七十年一遇的这种严重的霜冻,就导致我们全园颗粒无收。二零一五年我们遇到了洪水,就是那年强降雨把我们在江边的那个整个抽水房连根拔起,所有的抽水系统全部瘫痪。在那场大雨之后,就进行了三个多月的干旱。很多人说完了完了,后来是终于把这个灌溉的这个抽水。然后给他又搭建起来。很多时候我们已经面临到那种生死边缘的感觉,但是我们都努力的活下来了。

挺过了现实中的意外,但市场的考验也接踵而至。由于刘晏辰家的葡萄使用人工除虫、控制产量等种植方式,导致每斤葡萄的市场售价大概在四五十元左右。但在国内,相比于其他葡萄的价格,常规的市场渠道并不青睐他家的葡萄。

刘晏辰:其实在最开始的这种传统批发市场的一些需求跟我们的一些种植理念冲突还是蛮大的。他说呃你的果子其实我们不在意你的安全性,我是拿去卖的,卖我是要去赚钱的。所以后面我们慢慢的想要去改变我们的销售渠道。这几串就是咱们大鹏现在正在挂的果子,能看到其实它的去年以前线下销售。

刘晏辰调整为线上销售,借助互联网寻找对葡萄品质有更高要求的消费群体。今年刘艳晨的葡萄调整为线上加线下的方式销售,而在全国范围内,不缺少对高品质葡萄有需求的消费者,而她期待去年线上积累的顾客会让今年即将上市的葡萄销售更有保障。

刘晏辰:我们葡萄园里面多的时候一天有两两三百个工人、大哥大姐们在干活,从在这儿种植开始,我们共计带动了两千多人务工,期待我们新农人能得到更多的在种植技术方面的一些指导,在资金这方面,还是需要呃呃国家和政府能给到我们新农人一些支持,更加希望我们呃的农产品它能有一个统一的标准。就比如说这个葡萄你要在什么样的糖度、什么样的颗粒、你需要什么样的香气,你才能够达到什么样的市场标准,它能更加有力的去帮助我们好的产品实现好的价格。

靠做工作或者说是劝说,很难让更多的年轻人回到农村。如果乡村在振兴的过程中,有机会、有环境、有政策的帮助,能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那注定就会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像刘晏辰一样回归乡村。

近日有网友在问政四川平台向四川省交通运输部门提问,称其最近用微型货车拉车厘子到成都卖过程中被收了路费。诶不是有政策微型货车拉瓜果蔬菜免过路费吗?该网友在平台上质疑称,六月一号相关部门在问政四川平台上回复称,根据交通运输部、国家发改委的相关文件,樱桃属于鲜活农产品品种目录确定的品种,于是拉樱桃就可以免交车辆通行费,但车厘子不属于鲜活农产品品种目录范围内,所以就要交费。对于这样的说法,我想恐怕很多人是不太接受的。鸡蛋是蛋,是不是鸭蛋就不是蛋?如果大家都理解错了,相关部门是不是能给个说法?如果理解的是对的,是不是该调整相关的品种目录了?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似乎是在栖息地呆的时间太久,想去外面的世界闯一闯。于是这只由十六头亚洲野生像组成的旅行团,从二零二零年三月中下旬开始,经西双版纳进入普洱、玉溪,持续一路北上。在历经四百多天北漂,行进五百多公里后。于六月二号本周三晚上,进入昆明界内。

(6月3日 新闻播报)象群进入到昆明之后,当地紧急增调渣土车,封堵周边入村的道路,迅速组织群众撤离,实施投食诱导,确保人像安全。今天凌晨的三点,无人机监测团队在昆明市晋宁区河村附近发现了象群。

在到达昆明之前,这只野象旅行团经历了象宝宝的新生,也送别了亲人返回。直到目前,象群里有三头公象、六头母象以及六头幼年象。他们一路自在穿行于田野、山水和城市之间,这样魔幻的场景持续吸引着人们的注意力的同时,眼看着大象一路狂吃,人们也开始思考野象去哪儿?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刘金龙 研究员:在这个勐养保护区啊,从原来只有一百五十头左右的象群,现在发展了三百头了,那它自然原来的地盘就不够大了,那他就需要向外拓展。我觉得这次表现大象就是在寻找自己合适的栖息地。坦率的说,大象他喜欢的栖息地刚好是我们人类最喜欢利用的这些土地,过去种水稻的,现在可能人会种香蕉了。经济植物的种植加上我们东阳保护区森林植被也在增长,越来越稠密了,以至于零下可供大象食用的那个植物啊减少了。

(6月2日象群闯入玉溪市新寨水库周边村寨)很显然这一片毕竟都是被大象翻过了。在远处呢是一些玉米面,地上还散落着一些呃玉米的残渣。这一扇墙我们看一下,这个位置已经是移过来了一大截,显然这个大象是推动过这一面墙。

尽管这次没有人员受伤,但象群所造成的经济损失严重。元江县、石平县以肇事四百一十二起,直接损失六百八十万元,间接损失和人力、财力投入更是难以估计。事实上,在跟象群周旋的这段时间,前方工作组利用设立投食点的方式似乎最为理想,但是象群的行踪难以预测,这为监测和反恐增添了不小难度。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刘金龙 研究员:我觉得我们不能用结果来衡量,你比如说结果来看,他就是没回头,就是让大象回头,我们也同样面临问题。大象可是这个食量很大哦,啊这个成本也很高啊我们这干预这个事,我想办法顺着我们的那个思路,让大象引到一个人比较少的地方去。

截至到本周五下午,象群并没有继续向北移动,而持续在昆明双河乡活动,并朝着西南方向迁徙。而同一时间,另一群拥有十七头野生亚洲象的象群已经在中科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逗留徘徊超过十天,逐步离开保护区的。象群正考验着人与象群的共存关系。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刘金龙 研究员:我觉得这就是个机会。讨论建那个大象国家公园,是吧?找到合适大象新的栖息地,这是一个很好的契机。我们要承认大象已经不在勐养保护区了,它已经覆盖了更大的范围,自己去寻找只能是乱闯、去探索,还不如我们人类自己做好规划,给大家找到一个合适的栖息地,在这个点去开展这样的工作,很有可能社会阻力是最小的。我觉得民众、政府、科学界很容易达成共识。

下周一,今年的高考开始。好消息是按照原定的时间,而不像去年那样推迟了一个月。不好的消息是包括广州、深圳等地还正在面临疫情,但在这个时候,看到有温度的新闻就会放心一些。广州医院为一位无症状感染的高三学生设立了独立的考场,并配备专门的医生和护士,全力以赴为这名高三学子的高考保驾护航。与此同时,今年的考生一千零七十八万,再创历史新高。下周一、二、三对各地的交通和相关保障还是蛮有挑战的,还是再次呼吁是否未来的高考可以改到六月份的第一个周末进行呢?这样会是多赢的局面。好了,祝所有的考生顺利。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